萬家熱線萬家熱線

萬家熱線 - www.kesedu.com
合肥資訊
文章59053浏覽3718405本站已運行21018

山東大學爲什麽在雙一流建設名單中遭遇滑鐵盧?

  9月20日,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改委聯合正式公布了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和建設學科的名單。

  山東大學雖然和絕大多數985工程高校一起進入了一流大學建設A類高校的名單,但在更被業內人士看重的“一流學科建設”數量的競爭中全面落敗。

  一流學科數量的多少,不僅直接關系到能夠從國家拿到多少學科建設經費,而且基本可以體現這所大學在國內高等教育行業的地位。

  而山大這次只有數學和化學兩個學科入選,位列一流高校A類中的末流,已經到了和湖南大學、雲南大學、河海大學等同列的地步。

  這則名單一出,山大校友和學生在網上的反應是一片嘩然。山大官微“慶祝山東大學入選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A類名單”的推文下面評論區是這樣的:

  說好的山川武吉好基友一起走,但現在武大10個遙遙領先這就不說了,川大6個,吉大5個,山大就倆,這讓我們在其他三校同學面前把臉往哪擱?

  在絕大多數山大校友印象裏,多年來山大一直是在全國十一二名的水平,某些年份的某些排名上還能偶爾進前十。

  數學能進沒什麽意外,畢竟是展濤校長在任時花大價錢最著力發展的優勢學科,化學情況我不清楚不評論。

  但除了已經入選的數學和化學之外,山大能拿出來說說的恐怕也只有擁有國家重點實驗室的材料、生物科學,以及繼承自山醫的臨床醫學三個學科。

  至于一直被當做建校之本“百年山大,文史見長”的漢語言文學類專業,本來名額就不算多,這次入選的僅有6所高校:北大、北師大、南大、華中師範、陝西師範。最後一個還屬于“自定”的。前面的五家,山大有信心擠走誰?

  即使按照最理想的情況,山大覺得自己有資格進的學科全進去,也不過是5-6個一流學科的水平,和山大之前的江湖地位相差甚遠。

  山大雖有百年校史和深厚的學術底蘊,但多年來文恬武嬉,精于政績塑造而疏于真正的實力建設,在管理水平和科研水平上的逐步大家有目共睹。

  雖然我也覺得,這次挨了教育部的一個大嘴巴子打得是狠了點,但如果這一巴掌能夠把某些沉睡多年的人打醒,那對山大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在我看來,山大今天的情況猶如1941年冬天的蘇聯,1937年面臨日寇入侵的中國一樣,已經到了曆史最危險的時刻。

  山大的這個116年校慶,就好像1937年在淞滬戰場炮火中度過的那個一樣,山大雖大,但早已無路可退。

  在知乎“在山東大學就讀是怎樣一番體驗”問題下,最高贊答案來自知友“曹萬方”,我覺得說的是一針見血:

  全真教乃玄門正宗,當年創教祖師王重陽武功獨步天下,徒弟們卻與他相去甚遠。全真七子雖稱得上高手,但不是絕世高手。

  這則答案下面的評論裏,不少山大同學紛紛點贊,表示這個比喻太貼切了,自己當年上學時就是這種感受。

  專門分析金庸小說的知名微信公衆號作者“六神磊磊”曾經寫過兩篇文章《全真教搞創新》《再談全真教的創新》,分析全真教是怎樣逐漸垮掉的:

  全真教創教祖師王重陽打遍天下無敵手,被公認“天下第一”,全真七子的時候還算高手但算不上一流高手,到第三代就成了江湖上任人宰割的雜魚。

  真正的問題在于:全真教不會創新,即使幾個大佬一起閉關研究,也是糊弄人的假創新,搞出來的那點玩意嚇唬嚇唬業余人士還行,真得對上郭靖楊過這樣的硬手就要出醜。

  “小楊過研發了一個新招,一堆人都來搶功:這是在師兄鹿清笃的領導下取得的成績;到了鹿清笃那,這又變成了趙志敬師父的領導下取得的成績;到了趙志敬那,這變成了在王處一真人的領導下取得的成績;到了王處一那,這又成了馬钰掌教和全體班子英明決策的結果。”

  他所在的院系在山大是個不太受重視的小學院,院裏一直有這樣一個“潛規則”:發文章時,一作不能署自己的名,而要讓給衆青年教師裏資格最老的“大師兄”。

  這樣做的目的是集中力量堆paper,優先把一個人推上副教授,然後下面的師弟裏再論資排輩確定一個新的“大師兄”,依此類推。

  而且這樣的安排還不完全公平,某些有背景的人(比如某些院領導寵愛的學生,甚至是地方某些領導子弟)還可以“加塞”。

  他考慮了一下,自己家庭並沒有學界的背景,在山大算是“外來戶”,和學院裏那些互相抱團的“山大造”土博玩這種競爭毫無優勢。

  而且前面排隊的人太多,自己就算等上五年十年也不一定能排得上號做“大師兄”,到時候溫水煮青蛙想離開也走不了了。于是就趁著人事關系檔案之類的還沒定在山大之前,果斷跳坑到南方某高校。

  據他說,光他們一個學院這兩年因爲相似的原因,在山大堅持不了幾個月就紛紛出走的海歸青年學者就有三四位,其中不乏美國top10名校回來的精英。

  青年才俊自己搞出了創新成果,不僅不一定能從中得到利益或者地位,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能署,否則就會成爲衆矢之的的“刺頭”。

  這些年來,山大引進海外人才的力度不可謂不大,今年四月份還曾經舉辦過全球招聘人才相關的媒體交流會,五位全球招聘的院長集中亮相。

  更重要的是讓這些海外人才能夠留得下,以及讓那些有學術潛力的海外年輕學者能夠認可山大,願意把山大作爲研究和任教的第一選擇。

  在這些方面,山大確實做的不夠好,不僅在安家費等具體待遇上難以和南方高校競爭,在工作環境、管理制度上的差距則更加明顯。

  山東大學的學術“近親繁殖”現象,在985高校中屬于最嚴重的幾家之一,青年教師中本科或研究生階段有山大背景的比例極高。

  早些年山大還能本校博士直接留校,後來隨著行業內“985”高校基本都立規矩禁止了這種做法,在山大想直接留校任教的口子也基本被封死了。

  當代著名理論物理學家,現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終身教授文小剛在接受“賽先生”的采訪時曾經表示:

  據文小剛教授介紹,MIT的整個學術評估體系裏,很多環節都是在刻意杜絕上下鑽營走後門的可能性。

  從招研究生、招助理教授到評tenure,每個細節都把拉幫結派的空子堵死,才能成功的杜絕學術近親繁殖現象。而現在清華北大等國內領先高校也都在借鑒這樣的制度體系。

  國家花了幾千萬元十年時間,好不容易栽下梧桐樹引來了金鳳凰,爲了啃那微不足道的兩口肉,回頭就把鳳凰炖成汽鍋雞了,影響有多壞大家不難想象。

  此事在學界引起了軒然大波,給山大的名聲帶來了難以抹去的汙點,也給山大的人才引進工作帶來了額外的阻礙。

  爲了維護自己“江湖一流門派”的名頭不倒,多年來山大一直把幾位早就退隱江湖,學術上不再活躍的老先生拉出來說話,掩蓋自己二三代越來越平庸的現實。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到了真的要真刀拼真實武功的時候,山大能拿出手的就全是一群趙志敬尹志平李志常之流,和人家的對不了幾招就鼻青臉腫被扔下台。

  不論是從城市發展的定位,産業結構,還是環境水平,將來的發展前景,濟南都不是一個適合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好地方。

  除了北京上海武漢南京等幾所城市得天獨厚開啓了後宮模式之外,一所高水平大學和其所在的城市之間的關系就像是夫妻。

  令人寒心的是,濟南作爲山大多年來的“合法丈夫”,多年來對山大的發展沒有提供必要的資源和政策支持,反而在各種問題上不斷拉山大後腿。

  今年2月份,山大決定建設章丘主校區的決定在校友之中引起了軒然大波,成了雞年國內教育圈子裏第一起引起廣泛關注的大事件。

  當時在山大校友中有一定印象力的微信公衆號“校友茶座”發布了針對山大的搬遷規劃的調查問卷,總共收集到7356份有效問卷,其中91.2%的校友表示反對,而表示支持的只有5%。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讓我們看看經濟發展水平和濟南基本相近的另一座省會城市——合肥和中科大的關系是怎樣的:

  期間中科大卷入風波搬離北京,而本來預定的搬遷地址——河南以“沒辦法解決口糧”爲由拒絕了中科大。

  當時的中科大就像是電影《1942》裏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這時也淪落到要和一幫難民一起搶一個窩頭的程度。

  正在中科大四處碰壁躊躇無計之時,是當時的安徽革委會李德生力排衆議,拿出合肥的本土高校“合肥師範學院”和銀行幹校的校舍,主動接納了風雨飄搖中的中科大。

  雖然中科大在搬遷過程中損失了一半以上的教職工和70%以上的圖書實驗儀器,但大家閨秀畢竟是國色天香。

  之後中科大動過多次想回北京的念頭,但原校址已經被占了,直到90年代才漸漸死了這條心,安心下來跟合肥一起過日子。

  安徽對科大有恩,科大回報給安徽的更多。不僅帶來了一衆的國家重點實驗室,還有整個中部地區首屈一指的高科技産業——以科大訊飛爲代表的一批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相關領域的先行企業。

  中科大對于合肥,山大對于濟南,都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寶貴資産,應該是拿在手裏怕摔著含在嘴裏怕化了的寶貝。

  這些年來,合肥一直就像喜劇電影《夏洛特煩惱》裏艾倫扮演的,那位知道自己老婆還念念不忘當年舊愛,還一心一意對她好的大春。

  而濟南則像是另一條劇情線裏沈騰扮演的,讀書不行上班不行做小買賣都虧本,平時還自我感覺特別良好的“才子”夏洛。

  就說困擾了山大十幾年的校園分散問題,要不是徐顯明校長在任時,山大的開始跟青島眉來眼去搞暧昧,在黃島開發區一下子就批了3000畝的土地,濟南能把給山大解決校址問題提到議事日程上麽?

  甚至在山東組建齊魯工業大齊魯醫科大,卻把山大旗下的省立醫院,以及“齊魯醫科”的名分給了自己的這對親生龍鳳胎時,山大都沒有絲毫怨言,還專門發表聲明否認。

  在山大發展建設的關鍵時期,作爲“婆婆”和“丈夫”的山東省及濟南市方面不僅拿不出多少實打實的支持,連基本的誠意都欠奉。

  包括省立醫院在內的優質資源,都拿給了自己“親生”的齊魯醫科大、齊魯工業大這對龍鳳胎,卻把山大冷落在一旁。

  今年五月濟南市委王文濤還專門帶隊去合肥考察取經,表示要學習合肥舉全力支持高等教育的“舍得式發展”。

  “一家人家生了一個男孩,合家高興透頂了。滿月的時候,抱出來給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點好兆頭。

  雖然我當年分不夠沒考上山大,但山大曾經在我彷徨無計時幫助過我,我對山大有種不是母校勝似母校的特殊情感。

  “雙一流“一聲槍響,中國高等教育的競爭陡然升級,但願山大不要在這種關鍵時期錯失良機,悔之莫及。

  大學聲,由全球領先的學生學業發展平台ApplySquare(申請方)出品,專門服務于海內外大學生。

  這裏有學業的真知灼見;有生活的點滴智慧;有情感的真摯傾訴。我們的口號是:大學聲,爲大學生發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贊一下
萬家熱線
上一篇: 宋喆被抓後還牽扯出了王寶強堂弟與馬蓉關系匪淺 (二
下一篇: 明日之子》開啓全國巡演 老歌新曲串燒不停燃爆舞台

相關推薦

關注本站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標簽